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当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学天地

一片青瓦一缕乡愁

访问量:[]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09:26 来源:
分享:
0


  到美丽乡村采风,意外地看见了青瓦,高高的一堆,静静地被弃于杂草丛中。近在咫尺的是巍然屹立的一排排崭新楼房,是它们让这些青瓦失业,只能在日晒雨淋的岁月里打捞如烟的往事,品味曾经的辉煌。
  这些青瓦让我非常激动。我轻轻抚摸着它们,坚硬的瓦身是那么朴实、亲切、厚重。我抚摸着它们,就像抚摸着如水的时光,不由得思绪万千,淡淡的乡愁萦绕心头。
  儿时的豫南乡村,是清一色的黄土坯青瓦房。房屋大都坐北朝南,矮矮的围墙围起院落,一座高挑的门楼也是青瓦覆顶。房屋四周遍种树木,掩映着青瓦屋顶,那么雅致而宁静,就是一幅淡淡的水墨画。那些从秦汉一路走来的青瓦,以它们朴拙的姿态,默默地庇护着一户户安宁的人家。
  家乡瓷实的黄土很适宜烧制青瓦。黄土黏性很大,兑水和好后,放入专用的坯具,制成瓦坯,置于太阳下晾晒,晒干后再装窑烧制。装窑和烧窑都是技术活儿。瓦坯在窑里的排布很有讲究,既要严密又要透气,才能保证烧出的瓦结实耐用。有一年,村里的小爷家盖房,因为家里劳力多,就自己制瓦坯,并箍了一座土窑自己烧瓦。新窑箍成点火之际,又是放鞭炮,又是敲锣打鼓的,声势浩大而隆重。但是,由于技术不过关,第一窑的瓦全没有烧透,一半是黄色一半是青色,只能用来盖牛栏和猪圈。经过技术改进,第二窑才烧出纯色的青瓦。
  我家盖房的青瓦一多半是从旧屋顶上拆下来的,另一小半是从离村两公里的张岗村买回来的。张岗村有一个土窑,专烧青瓦,在当地很出名。那时交通不便利,买下的瓦都是爷爷和父母用箢子挑回来的。
  盖房在农村是头等大事,能有“片瓦之地”就是那时农村人最大的梦想。我清楚地记得,当我家的青瓦房在村南头矗立起来的时候,爷爷激动得泪流满面。
  房屋上梁以后,就该铺青瓦了。檩条和椽子被整齐地钉在山墙和架梁上,匠人们把一块块青瓦均匀地排在椽子上,大多凹部向上、凸部向下,层层相压,像一溜水沟,直达屋檐下。两瓦交界处,以泥封实。也有凸部向上、凹部向下的,一层层排下去,极具层次感,像鱼鳞一样逶迤铺开。青瓦有利于隔热和保温,所以豫南瓦房永远是冬暖夏凉。
  青瓦下就是温暖的家,梁高屋阔,宽敞通畅。排列整齐有序的青瓦,静静地躺在屋顶上,为人们挡风遮雨。为了增加光亮,人们往往会在一处青瓦间安置一块亮瓦,就是白色的玻璃。阳光透过亮瓦照射屋内,照到那些细微的灰尘上,留下一道光柱。光柱随着钟点而不断变化,或垂直或倾斜,让人们仿佛看到光阴的脚步在一点点挪动。那样的日子,总是那么闲散而舒适。
  下雨的日子最有诗意。雨点打在青瓦上,溅起水雾,烟雨朦胧,如诗似画,撩起人的万千思绪。雨水顺着青瓦的沟槽,一直淌到屋檐下,形成密密的雨帘,打在檐下的花草或青石板上,犹如天籁,让人如醉如痴,不能自拔。小时候最高兴的事,就是坐在檐下静静听雨。雨声如一阙新词,如一篇新韵,让人心旷神怡,那种感觉妙不可言。檐下听雨,是一种美妙的享受,听出的是一种独特的人生况味。
  雪后,皑皑白雪覆盖着青瓦的屋顶,仿佛进入童话般的世界。屋檐下那长长的冰凌,向人们讲述的又是多么晶莹的梦境啊!
  青瓦的碎片给我们的童年带来无穷乐趣。女孩子们有一个传统的游戏项目叫“踢瓦”,在划定的方格间,把碎瓦片从一个方格踢到另一个方格,不出边界为赢。而“打水漂”比赛总是让男孩子们乐此不疲。每人捡拾一摞碎瓦片,到大堰比赛,一轮一轮进行。手捏着瓦片的一端,侧着身子,迅疾地扔出瓦片,瓦片贴着水面旋起一个个水圈,谁旋的水圈多谁就胜利。水圈荡起的涟漪慢慢扩散,一圈圈盈满了我们无比的欢乐和幸福。
  稻谷行将成熟之际,小小的青瓦又被派上了用场。为了便于收割,稻田里的水需要排干。大人们在田埂上打出一个缺口,我们就把青瓦安放在缺口两边,放置好篓子,使田里的水能够顺顺当当地流到篓子里。随水流一起,那些黄谷虾、鲫鱼、白条、泥鳅、黄鳝都会不知不觉中被请入“瓮”中了,每次都能收获满满。青瓦,带给我们几多口福、几多感动……
  现在,土墙青瓦的房屋已渐渐成为历史,淡出人们的视野。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梦想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印记。童年已远,故乡仍在。那一片片的青瓦就是我一丝丝的思念,是我一缕缕的乡愁,是故乡留给我的一片片印记,任岁月荏苒,永远也不会消逝。

□河南省光山县市场监管局 黄森林

(责任编辑: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

黄金8彩票APP